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 >> 为什么职场妈妈压力大于爸爸?

为什么职场妈妈压力大于爸爸?

作者:    

在家务劳动和照顾孩子的责任分配上,妈妈们往往占得比重较大。而在工作中想起家务事时,爸爸妈妈们的压力感受也不相同。

新研究发现,尽管职场的父亲和母亲们在工作中想起家中事务的几率基本相同,该心理活动只会给母亲们带来压力和负面情绪。这项研究将于美国社会学协会第108届年会上发布。

该研究的作者希拉·奥佛(shira offer)是以色列巴依兰大学社会人类学系的助理教授。她说:“我认为,母亲们基本完全负责照顾孩子和家庭生活,因此当她们想起家中事务时,她们倾向于想到不怎么愉快的方面,从而开始担心起来。例如,她们会想到必须去托儿所接孩子、需要领生病的孩子看医生等等。”

在家务劳动和照顾孩子的责任的分配上,存在许多不平等,关于这个话题的文章有很多,但是奥佛说,此领域绝大多数的研究只是针对具体的行为。她说:“这些研究关注的是身体方面的任务和要求,可以比较轻松地测定和量化。然而我们所做的工作,不论能不能拿到钱,大部分都要动脑。我们往往会全神贯注于必须做的事情,为它们操心,因为害怕会忘记它们或是不能及时完成而倍感压力。这样的想法和担忧,即脑力劳动可能让我们发挥失常、不能专注于自己的任务、更有甚者会影响我们的睡眠。这样的脑力劳动正是该研究的关注点。”

奥佛的研究数据来自有名的“500家庭调查”。“500家庭调查”是一项调查中产阶级家庭如何在家庭与工作中寻找平衡的研究,使用了多种方法进行调查,收集了19992000年间美国8个城市及郊区的很多家庭的综合信息。该调查中的大部分父母都受到过良好的教育、有专业对口的工作、平均的工作时间和薪金水平都高于美国中产阶级的平均水准。尽管“500家庭调查”所选的家庭并不是美国家庭的典型代表,但是他们是生活节奏最快、压力最大的一群人。奥佛的研究从“500家庭调查”的研究对象中进行了二次取样,涉及双职工家庭的402位母亲和291位父亲。他们接受的调查中包括一周的日志,记录了个人每日的活动内容和相关情况,还包括与之关联的情绪。

总的来说,奥佛发现在清醒的时间里,职场母亲花费四分之一的时间进行脑力劳动,而父亲们花的时间是五分之一,算起来大约就是每周分别花2924小时来进行脑力劳动。然而父亲和母亲们思考家中事务的时间都占进行脑力劳动的时间的30%。奥佛说:“我原以为男女在进行脑力劳动,尤其是家庭相关的脑力劳动时的差距会比较大。但是我的研究表明,实际上男女的差距更多地表现在质量上,而不是数量上。”

至于考虑家庭事务给母亲们而非父亲们造成不良影响的原因,奥佛认为是社会的期待迫使母亲们担任起家庭事务总管的角色,让她们更偏向于考虑照顾家庭时不快的方面。她说:“我相信此类脑力劳动之所以仅仅给母亲带来消极、紧张的感受,是因为她们会因为家庭事务被批判和追究责任。”

奥佛还发现,父亲们用于思考工作相关问题的时间比母亲们多,但是父亲们关于工作的想法和担心很少被带到别的场合中。父亲们在工作场合之外考虑工作的时间仅占他们思考工作总时间的25%,而对于母亲们来说,这个数字是34%

奥佛说:“我们知道母亲们往往需要因为家庭的关系而调整自己的工作时间表,例如她们可能需要在家照顾生病的孩子。因此,母亲们可能会认为对工作不够尽心,必须‘补上’,结果她们在工作场合外就容易考虑工作问题。这就揭示了职场母亲承受的双重负担——既要做‘好母亲’又要做‘好员工’。”

奥佛说,父亲们在工作场合外想到工作的情况较少,这让她有些吃惊。她说:“现在的企业文化是不管你身处何处,都要一周7天、一天24小时为公司事务待机,我原以为在这种情形下,受过良好教育、身处管理职位的父亲们会在做家务等其他事情的时候,或是在闲暇时经常想起工作。但是,事实上父亲们相当擅长把工作抛在脑后,更能够在工作和家庭之间划清界线。我认为父亲们之所以能这样做,是因为别人,即他们的伴侣担起了照顾家庭和孩子的主要责任。”

奥佛认为,她的研究的现实意义是表明了父亲们需要在照顾家庭方面负起更多责任,让职场母亲少承受些压力、从双重负担中解放出来。她说:“现在的父亲们与上几辈的比起来确实已经有了改变,他们在抚养孩子和做家务活方面出了更多力。但是绝大部分家庭责任还是落在母亲们肩上,这一点还要改变。”

“父亲们应该为积极担负家庭责任而得到鼓励,而非惩罚。”奥佛说,“鼓励应该由联邦政府、州政府、用人企业给予。例如,应该允许父亲们早些下班、晚些上班、多请些假、工作中途可以处理家庭事务。我认为,如果父亲们这样做也不会被视为不努力的员工,他们会担起更多的家庭责任,这对实现两性平等很有助益。”

欢迎转载,转载时请注明文章出处为健康之家杂志官网http://read.yeecare.com/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