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 >> 老公外遇了,老婆怎么办

老公外遇了,老婆怎么办

作者:    

关键词: 201301外遇情感

 

他是精神出轨、肉体出轨还是逢场作戏,抑或正站在危险地带的边境?作为“正牌”原配,你是推他出去,还是拉他回来,抑或潇洒地彻底离开他?

没有绝对安全的婚姻

 

子乔刚结婚时认为,就算全世界的男人都出轨了,项东也不会出轨,可后来她没那么自信了。子乔的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离异了,她想,自己一定要有白头偕老的婚姻,所以她会选择项东。项东貌不出众,家世一般,工作还是靠子乔的父亲给他找的。子乔在一家大型保险公司上班,业务能力出众,30岁不到就已经年薪40万,加班出差犹如家常便饭。项东对她体贴入微,她加班,他就做好夜宵等她;她出差,再早再晚的飞机,他都一定去机场接送。有次子乔在外地工作了近两个月,项东几乎每逢周末都坐着火车去看她,这让子乔的同事都羡慕不已,觉得全天下恐怕找不出第二个这么体贴的老公了。
可某次坐项东车时,子乔发现有条不属于自己的女士围巾。项东说是女同事的,因为都住在同一个片区,所以每天顺路送她回家。子乔心里有些不舒服,但看项东这么坦然也没说什么。一个月后,子乔又发现项东的钱夹换了,款式挺时髦,完全不像他自己会买的东西,一追问才知道,原来这是那位天天搭顺风车的女同事出去旅行时买给项东的,算是谢礼。这回子乔有些沉不住气了,可也拉不下面子发火,就说,看这钱夹不便宜,要不哪天他们夫妻俩请那位女同事吃个饭吧。项东忙说,不用了,那姑娘刚工作,送的应该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
一周后,子乔顺道去项东的单位找他吃午饭,刚一到,就看见他和一位小姑娘走出门儿打算去吃午饭。项东一介绍,那姑娘睁大眼睛看着子乔说,原来东哥已经结婚了啊,又尴尬地补上一句,嫂子好漂亮。回到公司,子乔气得不行,觉得项东隐瞒已婚身份就是居心不良。稍微平静点后,她又一想,似乎结婚以来,都是项东绕着自己转,自己总不愿意跟他参加朋友或者同事的聚会,也许项东也不是故意隐瞒。再想想,有段时间项东总说想要辞职去跟哥们儿做生意,觉得在这种机关单位没什么发展,可她不同意,说这种清闲稳定的单位好多人想进还进不去呢。最近项东好像不怎么说这事儿了,难道是因为这位姑娘?这可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项东回到家,本来以为会面对一顿责问,可没想到子乔已经做好饭菜,让他赶快洗手。饭吃到一半,项东实在绷不住,解释道,那姑娘从来没问过自己结婚没。子乔也不怪他,说相信他,可年轻姑娘对特别照顾自己的男人,容易产生误会,以后还是得注意点,又说,如果实在不喜欢自己的工作,那就辞职吧。子乔让他放心,自己虽然有点吃醋,可让他辞职也不是气话,只是觉得,自己很少考虑项东的感受。
没过多久项东辞职了,跟朋友一起做办公用品的生意。子乔也尽量帮助刚开始创业的项东,生活变得更忙碌了,可她和项东也更亲密了。以前,他们的交流似乎是单向的,她很少关心项东的事业,现在,她才真正觉得他们变成了一体的。对于生意场上的花花世界,子乔并没有特别担心,因为她知道,没有对等的关心和付出,在哪里,婚姻都不会是铁板一块。对于那些丈夫出轨了,最后一个才知道的太太,子乔认为,她们显然对自己的丈夫不够关心。

即使是高富帅,该离还是要离

孙灵和李墨是英国留学时的同学,孙灵的父母都是大学老师,李墨算是富二代。两人谈恋爱时,李墨身边就总是被莺莺燕燕围绕着,这让他们常常吵架。回国后,李墨帮父亲打理生意。孙灵进入了金融业,忙得一塌糊涂,无心再管李墨跟哪位女生又有些暧昧,打算干脆分手算了,但这时,她却发现自己怀孕了。李墨跟她保证,以后绝对只对她一个人好,会做一个好父亲。孙灵想,也许有了孩子,李墨真的会安定下来,而且说实话,除了喜欢拈花惹草这一点,李墨各方面条件都相当不错,既风趣又懂情趣。婚后,李墨的确乖了一段时间,可孩子两岁以后,他老毛病又犯了,常常借着谈生意出入娱乐场所,第二天早上才带着一身的酒味、烟味和香水味回来。孙灵希望他早回家,多陪陪孩子。李墨说自己现在正忙着拼事业,需要她多理解。每逢孙灵要出差,李墨就劝孙灵辞职,让她在家当少奶奶,照顾好孩子。
孙灵不是没想过辞职,繁忙的工作和幼小的孩子有时候都快把她撕成两半了,可她不敢辞职。闺蜜笑她说,嫁了个家世这么好的老公,干吗还这么卖力。孙灵知道,李墨家再有钱也给不了她安全感。如果自己真的到了想要买一件衣服、买一个包都需要向李墨开口的地步,那他也许会变得更肆无忌惮。现在,她还能够为了孩子,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忍受,只是盼着孩子能在完整的家庭里长大。
可显然,孙灵高估了自己的耐性。一天夜里,孩子开始发烧,李墨不在家,孙灵独自带孩子去了医院输液,给李墨打电话,他先是不接,几次以后干脆关机了。孙灵心都凉了,要不是孩子生病,她几乎已经懒得打电话催李墨回家了。第二天一早,孙灵把孩子送回家交给保姆后,冲了个澡就直接去工作,觉得自己快崩溃了。晚上回家,李墨送上一条孙灵在杂志上看中的珍珠项链,可他脸上没有一点悔意,认为这次会像以前一样过关。孙灵对这一套已经厌倦了,直接转身出了门,不顾李墨在后面生气地大叫她回去。孙灵开着车,却不知道去哪儿,最后把车停在路边,大哭了一场。
这场婚姻从一开始就是一个错误。李墨的“哥们儿”都是花花公子,他们的太太似乎也习惯了丈夫在外逢场作戏,只要自己红旗不倒就行,可孙灵做不到。维持婚姻,只能让她感到屈辱、背叛和欺骗。
离婚后,孙灵带着孩子搬回了父母家,这样她白天可以安心地工作,晚上回家,有父母的疼爱和呵护。现在,孩子已经会问孙灵,为什么自己的爸爸妈妈不像幼儿园其他小朋友的爸爸妈妈一样住在一起。孙灵告诉他,因为爸爸妈妈以前在一起老是吵架,所以分开了,但爸爸妈妈还是都很爱宝宝。本来,她一直担心要如何回答孩子这样的问题,可当孩子真问了,她觉得其实也没什么,总好过跟孩子解释,为什么爸爸不爱回家,为什么爸爸总接到其他阿姨的电话。闺蜜问她,放弃了李墨这个高富帅后悔吗。孙灵说,有的人可能有了优越的物质条件就能幸福,但她不行,她需要有人呵护她的心。

生活不能只是柴米油盐酱醋茶

马倩倩知道伟文有外遇时,觉得整个天都塌下来了。两人刚在一起时,伟文还只开了一家小餐馆,马倩倩的父母都不同意女儿嫁给这么一个朝不保夕的小老板,可年轻气盛的她就义无反顾地嫁了。还好,伟文后来餐馆越做越好,现在已经有了4间店,其中两间位置不错的店面还是自己的。可马倩倩却已渐渐不是那个青春洋溢的漂亮姑娘了。她忙着帮伟文省钱、打理生意、尝试新菜式、照顾他们可爱的女儿,不再关心时尚、电影、音乐。她觉得结了婚本该如此,所有花里胡哨的东西都属于未婚小青年。可伟文并不这样想,他喜欢把自己打扮得光鲜体面地去高档餐厅吃饭,有了新电子产品要做第一批使用者,理发要找最贵的设计师。马倩倩总是说他自恋、幼稚、乱花钱,而自己越来越像他妈。
伟文的生活对于年轻女孩来说有着致命的吸引力。某次聚会中,伟文结识了年轻漂亮的珠珠,她会玩儿也懂玩儿,能陪着伟文闹腾24小时不喘气。这种激情是马倩倩很久没有给过伟文的。但伟文很清楚,他不会离婚,因为他依赖马倩倩,享受她有时候像宠孩子一样宠着自己,更何况他们还有一个女儿。对于珠珠要自己离婚的明示暗示,伟文要么避而不答,要么草草敷衍。于是,珠珠开始跟他闹,终于闹到了马倩倩那里。面对两个女人的一场战争,伟文不得不表明了自己不离婚的态度。看清形势后,珠珠倒也彻底消失在了两人的生活圈子中。而马倩倩觉得自己突然老了10岁。
离婚的念头很自然地出现在马倩倩头脑里,可自己真的想离婚吗?她想要静一静,又不敢回父母家,只能带着孩子去朋友家借住。她不接伟文的电话、不看他的短信,他来了,自己也关在房间里不见他。5岁的女儿吓坏了,哭着问她,为什么不要爸爸了。马倩倩只能抱着女儿一起流泪。那一个月,她总是会想伟文有没有重新跟那个女人联系;觉得没有了他在身边,原来生活这么索然无味;甚至回想起他护在自己身前,让那个女人滚出去的时候,还有一点点欣慰。马倩倩还是爱伟文的,可如果再发生这样的事情,她怕自己不能再承受这种撕心裂肺的痛。
再见面时,伟文憔悴了许多,身上的白衬衫皱巴巴的,下巴上有青色的胡楂,眼圈也红红的,他哑着嗓子求马倩倩别离婚,说怎么惩罚他都行。马倩倩问他,惩罚能
让这种事情不再发生吗?她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信任他,不想过提心吊胆的生活。伟文说,愿意做财产公证,如果离婚,所有财产都归马倩倩,如果以后还有这种事,自己就活该什么都没有。对于伟文这种白手起家的人来说,这的确代表一种很大的决心。马倩倩决定再给他们的婚姻一次机会。
搬回家后,马倩倩请了一个保姆买菜做饭和帮忙照顾孩子,早上她让伟文送孩子去学前班,自己不慌不忙地梳洗打扮好再去店里。晚上,安顿好了孩子,她有时会拉着伟文出去看一场电影或者话剧。最近,伟文迷上了摄影,马倩倩先是耐着性子听他讲各种镜头的区别,和他一起去看摄影展,渐渐的自己也乐在其中。说实话,她的确更喜欢现在的生活,她需要花一点心思,有时候甚至需要去学习,不再闷着头,被琐事推着往前走。生活中不能缺了柴米油盐酱醋茶,但也不能光有这些。马倩倩从此认清,要男人光靠责任心和道德感来维持对婚姻的忠诚,这似乎是异想天开,所以她得时常给婚姻加点新鲜色彩,让他没时间去看外面的花花世界。

苏芩:小三最怕什么样的原配?

小三最害怕的原配,一定不是咆哮如雷的悍妇,更不是哭哭啼啼的怨妇,而是那种临危不乱的贵妇。关键时刻,不能让情绪主宰行为,而是开动脑筋,发动了理智的力量。想办法把老公的业余时间进行占用和规划。让老公忙碌起来,让家庭生活令他无暇去风花雪月。
老公出轨后,笨太太们会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去找全世界人哭诉,这就等于斩断了他回家的最后一条路,谁让男人面子不保,谁就等于丢掉了他的心。而聪明的太太会给他指派工作、把他的时间和心思全部占满。让他没时间也没体力再到外面去花。只要他不想离婚,还别怕他不干,事实上,出轨时,男人因为心虚和内疚,对于妻子的要求会更容易接受。
苏芩 著名女性情感心理作家、全国多家电(视)台、平面媒体情感顾问
 
 

 

欢迎转载,转载时请注明文章出处为健康之家杂志官网http://read.yeecare.com/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