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 >> 从『一代宗师』认识『大体老师』(下)

从『一代宗师』认识『大体老师』(下)

作者:    

如同解剖成为一门科学经历了千难万阻一样,从把解剖对象当作教具到称其为『老师』也经历漫长的数百年。

缺失的尊重
无论我们今天怎样看待维萨里、达芬奇们的贡献,无论我们为他们找出多少理由,都必须承认当初他们探索路上的缺失——对解剖对象的尊重。这种“缺失”与他们的贡献一样也影响了很久。在我查阅资料时,还是能看到少量对解剖课程调侃的帖子。几年前,一位朋友的母亲故去,老人家留下遗愿,捐大体给医学院,朋友却中途决定将母亲带回,交接者的漫不经心刺痛了亲人。我永远记得那位朋友说的话:“对他们来说是尸体,对我来说,那是我妈妈”。
这样的情况也不仅仅是我们面临。《当呼吸化为空气》的作者保罗在书中特意就此写了一个章节。摘一小节:
我在我的捐赠者横膈膜上划了长长的一刀,就为了快点找到脾动脉,搞得在场的学监既生气又惊骇。不是因为我破坏了重要的组织结构,没搞清楚基本的概念,或者搞砸了未来的解剖,而是因为我做这一切时如此漫不经心。他脸上那种表情,那种无法用语言表达的忧伤,比如何讲座都更深刻地让我理解到医学的真谛。……
一次,教授给我们展示捐献者罹患胰腺癌之后留下的满目疮痍,问:“这人多大年纪?”
“七十四。”我们回答。
“我也是。”他说着,放下激光笔,走开了。
这是两位老师的课堂,一位有声,一位无语,他们共同在教授一堂关于“人”的课程,让稚嫩的学生知道:当不再呼吸,没有心跳,生物学意义上的“生命”终结的时候,在“人”的意义上,生命还可以走很长很长。想起个段子,说有人问医学教授:现代高科技那么发达,各种人工智能增强现实,为什么不用高科技学习手段替代人体解剖?教授反问:如果您需要手术,有两个医生选择,一个是经过人体解剖训练的,一位是通过
科技手段学的,您选哪位?问者毫不犹豫:经过人体解剖训练的。人,终归不是机器,终归不是机器可以替代。
人文的跨越,人性的进步
写这篇文章时,我尽量避开用“尸体”一词。尸体是物,遗体是人,大体是有大爱大舍精神的人。“大体老师”则是让逝者教育我们认识生命。如果说维萨里们开创解剖学是科学的里程碑,那么从“尸体“、“遗体”到“大体老师”的称谓演变,背后其实是人文的跨越,是人性的进步,是科学和人文在医学这座山的新高度上的交汇。

据说“大体老师”这个中文称呼来自台湾慈济,没有去考证,但我个人对这个词,以及“大体老师”的了解的确是从慈济开始的。今年四月的一个下午,在花莲慈济静思堂,我和朋友观看了一段让我们此生难忘的视频。看完视频时,既对大体老师充满了敬意,也替他们感到欣慰,肉身虽然被解,灵魂却得到如此珍重,未尝不是好的归宿。当然这些舍大体者应该并不在乎所谓身后事,但生命被尊重,不仅可以让逝者安灵,生者安心,更可让年轻的医学生从划下职业生涯第一刀开始,就褒有对生命的敬畏悯惜。台湾慈济是华人医疗界人文关怀的引领者,他们对于大体老师及其家人的照护让“解剖”这一过去在我们印象中残酷而冰冷的学科有了人性的温暖和光芒。如今,越来越多的医学院校开始在解剖教学中弥补过去人文的匮乏,引导学生从“无语良师”身上感受肉体冷却后,人性依然保留的最本质的温暖,开启向死而生的医学哲思。捐出躯体的价值终归是有限的,但大体老师大爱大舍精神对年轻医学生的影响却难以估量。

近年来,随着观念的转变,大陆的大体捐赠数量也在不断增加,但整体依然紧缺,且不平衡。据媒体报道,按照医学教育大纲,每4名到6名学生应该解剖一具遗体,但有的医学院校在校生平均20~30人才能配一名大体老师。紧缺背后的原因有很多:百姓观念,家属阻止、流程繁琐,相关法律有待完善,过程中人文关照不足等等。面临问题很多,但改变需要全社会的努力。这也是促使我在这样天高云淡的秋日窝在电脑前写下此文的原因之一——需要让更多人了解:生命可以有另外一种完成形式。
需要厘清的是:大体捐献与平时媒体报道较多的“器官捐赠”不同。器官捐献是当一个人去世后,将其功能良好的器官或组织以自愿、无偿的方式捐献,用于救治因器官衰竭而需要移植的患者,使其能够延续生命,改善生活质量。大体捐献一般是捐给医学院校或研究机构供医学教学研究使用。无论是大体捐献还是器官捐赠,都是值得我们致以最高敬意的大爱行为,具有化无用为大用的无价生命意义。

生命之树
在花莲慈济医院,我看到了这样一面墙(图1):这是一棵生命之树,树上的每一片叶子都代表一个生命。这个刚刚离世的生命只有三十岁,他捐出了心脏、肾脏、骨骼、角膜、皮肤。我没有在他的名字上打马赛克,因为我想让更多的人知道他,记住他(或她?)——游家宏(图2)。
生命之树的树干上写的是慈济证严法师的一段话,也愿这段话撑起自己,撑起更多的生命。


无用 大用
人对于自己的躯体,只有使用权,没有所有权,人生无常,生、老、病、死不可避免,面对大自然法则,医疗总有极限。想得开,生命就会有大利用的意义存在;想不开,就归于土、归于水。
生命无法预知长短,然而自我能够拓宽生命的价值,让生命更有深度;其实器官(遗体)捐赠的行动,人人都能做得到,只在于“舍”得一念心。
正如佛陀所说“头目髓脑悉施人”的慈悲境界,在临终时让自己身体有用的器官捐赠给需要的人,化无用为大
用。

文·安杨北京人民广播电台主持人,中国医师协会科普分会媒体联盟秘书长,2015年6月发起并组织了有钟南山、王辰、郑家强三位院士参加的首届医患共同决策论坛,关注医疗决策模式的变革与探索,以及生命关怀

欢迎转载,转载时请注明文章出处为健康之家杂志官网http://read.yeecare.com/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