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 >> 如何走出家暴的轮回?

如何走出家暴的轮回?

作者:    

关键词: 2017201711家暴心理

说起家庭暴力,相信大多数人都会有这个疑问:为什么不离开?事实上,不论是为了孩子而选择留下,还是由于“习得性无助”而身陷囹圄,“离开”两个字都不是结束家庭暴力的关键。那么究竟该如何自救,走出家暴的轮回呢?

家暴不再只是丈夫对妻子的拳打脚踢
案例1:贺威是某企业高管,性格强又爱面子,在工作上也从不马虎,加班加点更是常事。但是妻子不能理解为什么他一门心思扑在工作上,总是在加班,甚至怀疑贺威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所以专门雇了侦探跟踪他。贺威单位里面的每一个人都知道他妻子跟踪他的事情,是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资,让贺威觉得很没面子。但是每当贺威提出要和妻子好好谈谈的时候,妻子往往避而不谈,或者干脆否认。贺威觉得这样还不如和妻子大吵一架,起码两个人的情绪都能得到宣泄。
案例2:2014年9月,深圳宝安区万丰派出所接到一男子报警称:其弟弟联系不上,可能发生意外。接报后,民警立即赶赴其位于宝安区沙井街道某小区的住处,发现该男子已死亡,同时在现场发现另有一女子及一男童也已死亡。该男子在现场留下遗书称,该男子在现场留下遗书称,自己因不堪忍受妻子的家庭暴力,在情绪失控后杀死了妻子。与女主人熟悉的邻居称,女主人是江苏人,男主人为日籍,2012年搬到该住址后曾多次发生争吵,经常能看到女主人将男主人脸抓破,而男主人不敢还手;还有一次男主人爬出栏杆试图跳楼自杀,女主人下跪劝说后才挽回男主人。邻居们估计,男主人情绪失控杀妻后精神饱受折磨,于是在杀子后上吊,并在行动前给哥哥打电话道别。
◆精神暴力也是一种家暴
传统男权社会中发生的家庭暴力多为肉体上的摧残,但实际上,精神上的压迫也属于家庭暴力。《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这样界定:“家庭暴力”是指发生在家庭成员之间的,以殴打、捆绑、禁闭、残害或者其它手段,对家庭成员从身体、精神、性等方面进行伤害和摧残的行为。这也就是说,家庭暴力不再局限于传统意义上的拳打脚踢,暗示威胁、语言攻击,从经济或性方面折磨摧残对方都属于家庭暴力,其中性暴力多表现为夫妻生活不如意,一方强迫另一方发生关系;而言语暴力则主要表现为口头侮辱、经常批评或诋毁配偶的能力,猜忌、怀疑其行为。
◆男性也会成为家暴受害者
虽然家暴受害者主要为女性,但是遭受家暴迫害的男性要比我们所认为的多得多。一般人可能会认为,一个大老爷们儿还能让女人给揍了?虽然男性在体力上比女性更强,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们能够更容易地从家庭暴力中逃脱。美国疾控中心的数据显示,在美国,有28.5%的男性曾在亲密关系中遭受强奸、肢体暴力或盯梢(就像贺威妻子做的那样)。不幸的是,相比于女性,遭受家庭暴力的男性更有可能面临着亲人朋友的不理解、法律的忽视,同时也更少地寻求帮助。另外,因为女性在体力上往往处于弱势地位,所以更多地采用精神虐待的方式来施暴,所以男性遭受精神虐待的可能性更高。
家暴只有0次和无数次,为什么不选择离开?
案例3:据韩联社报道,韩国江原道三陟市一名六旬老人在忍受了长达37年的家庭暴力后,于2016年3月23日夜间,金某在江原道三陟市的家中用石头杀害了丈夫。事发当晚,金某丈夫以金某外出聚会晚归且饮酒为由对其施暴,金某不满丈夫37年来的家庭暴力,暴怒之下持家中装饰用的石头多次击打丈夫头部致其死亡。
案例4:在外人看来,晴晴和老公许平简直就是最完美的夫妻:晴晴老公大高个儿,看起来利落又干练,晴晴长得漂亮,生了儿子以后整个人由内往外地透着温婉贤惠;和大部分刚结婚没几年的小夫妻不一样,两个人完全不用为了生活开支担心,许平是公司高干,晴晴做过律师,后来为了照顾孩子,索性辞了工作在家专心带娃。
可幸福似乎并没有来得特别容易,晴晴心底一直藏着一个从未对别人说起过的秘密:许平经常打她。儿子出生以前,许平只是偶尔发脾气,气急时会摔东西,但是从来没有动过手。可等到儿子出生以后,许平似乎再也不想费心控制自己的脾气了,一点小事就能让他彻底爆发:儿子的玩具积木散落在地上没及时收要动手,在儿子的教育问题上产生了分歧要动手,晴晴提出重返工作岗位时也动了手。但两个人总是床头吵架床尾和,这种诡异的激情来源和生活方式让晴晴觉得许平是爱她的,只是他不懂得怎样去爱罢了。
◆家暴受害者为何不选择离开?
在谈到家庭暴力的时候,大多数没有遭受过家庭暴力的人或许都会有这样的疑问:她/他为什么不选择离开?就像案例中的老人一样,在漫长的37年里,明明应该有无数次可以离开的机会,为什么还是一直忍耐,以致于酿成了最终的惨剧?为了解释这个大部分人都有的疑惑,首先要说明的就是“受虐配偶综合征”这个概念。

◆什么是受虐配偶综合征?
受虐配偶综合征这一概念本身,就是用来为杀死了长期施暴的配偶的女性进行辩护而提出的,其基本定义为:夫妻或情侣关系中的一方由于长期遭受暴力虐待而相信自己是应该被打、无法逃脱的,从而处于完全被控制的从属状态。受虐配偶综合征由暴力周期和习得性无助两个概念组成:
暴力周期:指的是婚姻或同居关系中暴力的周期性变化,它分为气氛日趋紧张、恶性暴力和柔情与充满悔恨的爱三个周期。在第三个周期后,两个人似乎又回到了最甜蜜的时期,受害者往往觉得对方一定是因为太爱自己、太生气或者是一时冲动才动了手,以后就不会了。但这种想法往往会让双方重新进入到第一个周期,并周而复始,形成了一个死循环。
习得性无助:指的是通过学习形成的一种对现实的无望和无可奈何的心理状态,对于家暴中的受害人来说,当受害者认为不论自己做什么都不能改变现状时,也就说明他/她已经形成了习得性无助。
◆身陷家暴的怪圈
对于晴晴来说,她似乎还没有认识到自己是在遭受虐待,认为对方只是太爱她才会动手,甚至可能以为自己是世界上唯一一个能帮助许平面对心魔的人。可事实上,她已经陷入到了家庭暴力的怪圈中无法自拔。而对于在忍受37年后终于杀害了施暴丈夫的韩国老人来说,则很有可能在十几年甚至二十几年前就形成了习得性无助,直到三十多年后的今天才终于爆发。
别为了孩子忍气吞声,目击家暴会影响孩子一生
案例5:虽然小敏不愿承认,但她确实是一个家庭暴力的受害者:丈夫三天两头的辱骂和殴打让她苦不堪言。儿子是小敏的骄傲和希望,虽然才四岁,但已经懂得关心妈妈了。小敏告诉自己,就算是为了给儿子一个完整的家庭,一个幸福的童年,自己也要坚持。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从不尿床的儿子开始尿床了,在睡梦中还会大喊大叫,小敏以为孩子只是没休息好,也没有在意。直到有一天,幼儿园的老师给小敏打来电话说,发现小敏的儿子在和同班的小女孩儿吵了两句后就试图去掐对方的脖子,结果一问不要紧,好多孩子都和老师反映小敏的儿子曾经掐伤或者咬伤他们。小敏放下电话以后脑子里一片空白,她认为自己和许平在儿子面前从来都没露过马脚,一直都维持着恩爱夫妻的形象,可没想到儿子全都知道。小敏梳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路后打开了租房网站,终于下定了离开的决心。

◆家庭暴力不只是夫妻两个人的事情
有研究显示,在美国,每年约有300~400万年龄在3-17岁之间的孩子会目睹自己的母亲遭受殴打或虐待。很多受害者都认为,只要能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让孩子有一个幸福的童年,那么自己的忍气吞声就是值得的。单亲家庭并不一定意味着不幸,如果有宽松愉悦的家庭氛围,有开明和善的长辈,那么孩子的成长过程中虽然可能会有缺憾,但更多的是开心和快乐。相比之下,父母之间紧张的关系,以及对家庭暴力的目击,对孩子产生的负面影响可能会持续一生。
◆目击家暴会对孩子产生怎样的影响?
儿童在目击家暴后,短期内可能会出现的情绪问题包括:害怕、内疚、悲伤、抑郁、愤怒(既是对施暴者的愤怒,也是对无力反抗的受害者的愤怒)。除此之外,儿童还有可能会出现头痛、尿床、睡眠障碍、难以集中注意力等症状。因为目击家暴对儿童来说是一个很大的冲击,所以,有些孩子在言语、运动技能和认知技能等方面的发育可能会受到影响。从长期来看,因为儿童的观察学习能力非常强,加上天生的慕强心理,所以目击了家庭暴力的儿童很有可能效仿大人,将暴力作为表达自己的工具和实现目的的手段,以至于对同龄人和父母双方中遭受暴力的一方展现出较强的侵犯性和攻击性。有研究发现,相比于成长在无家庭暴力中的男孩,曾目击过自己的母亲遭受暴力的男孩在成年后更有可能去殴打自己的另一半。
◆小敏的儿子为什么会出现高攻击性?
虽然小敏认为自己和许平在儿子的面前一直掩盖得天衣无缝,但孩子对于父母之间的关系其实是很敏感的,所以小敏儿子出现的尿床、做噩梦等症状很有可能是由于紧张的家庭关系导致的。另外,小敏的儿子很有可能已经见过许平施暴的过程了,因为还在上幼儿园的他已经对同龄的小朋友展现出较强的攻击性和侵犯性了,及时离开不仅仅是小敏的解脱,也能让小敏的儿子有一个更好的成长环境。
如果你正在经历家暴,该如何自救?
1.识别受虐配偶综合征的症状。是否认为被虐待是因为自己犯了错?是否会向家人和朋友隐瞒自己被配偶殴打或精神虐待的事实?是否常出现暴躁易怒和焦虑?是否因无力改变现况而感到绝望?这些都是受虐配偶综合征的表现,如果已经出现了以上症状,就要警惕了。
2.打破沉默。很多受害者都不愿向亲人和朋友提起自己被家暴的经历,但是自救意识才是最终决定受害者能否走出家暴怪圈的关键,而向别人倾诉,不论是心理医生还是信任的朋友和家人,正是自救的第一步。
3.向专业组织求助。被家暴后,最好及时报警,并向当地的妇联或专门提供反家暴的社会组织(比如源众性别发展中心、红枫中心等)求助,专业的机构和组织可以给施暴者和受害者提供相关的心理指导、法律援助和家庭关系指导等服务。
作为旁观者,当发现家暴受害者时该怎么办?
1.大声说出来!如果你怀疑自己认识的人正在遭受家暴,不要害怕自己可能是错的,也不要觉得自己是在多管闲事,向你的怀疑对象表达出自己的顾虑,你很有可能已经救了他/她的命。
2.理解受害者的处境。作为旁观者,我们应当学会理解受害者的处境,不要去质疑他们的经历是否被夸大了,也不要去指责他们“为什么还不离开”。单纯的一句离开并不是让一切结束的方法,家暴受害者需要的也不是简单地劝说,他们需要的是切实的帮助。告诉他/她,你会一直在他身边支持他/她;
3.密切关注受害者。如果你观察到向你求助的受害者频繁受伤,常常向学校或者单位请假,甚至已经出现了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的相关症状,比如反复陷入痛苦的回忆、警觉性增强以及回避等时,最好马上带他/她寻求专业机构的帮助。

欢迎转载,转载时请注明文章出处为健康之家杂志官网http://read.yeecare.com/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