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 >> 追逐生命尽头的日光(一)

追逐生命尽头的日光(一)

作者:    

关键词: 2017201706专栏

善终的要件:第一是预先知道自己的大概死亡时间,第二是身体没有病痛,在这两上,我们多数时候能让病人知道,但是我们始终没有。

很长的对话,但值得你耐心读下去。
对话人:路桂军 & 安杨
善始了,善终呢?
安杨:讲两个故事,谈谈我为什么关注到生命关怀。
几年前,我一位恩师癌症去世。恩师从发现癌症到走经历一年多,但周围的人几乎不知道,包括他本人。师母说:“瞒得非常好”,恩师只是问:“这到底是什么病?怎么这么痛?”。恩师和师母感情非常好,我也非常尊重师母,深知一家人的隐瞒完全出于爱的善意,也是人之常情, 但我却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儿。
恩师爱吃香蕉,曾说“香蕉是上帝赐予人类的水果”,返程火车上,我泪眼婆娑,心里想这一年中,我哪怕是带一把香蕉去看看他,也少一点遗憾。这是生者的遗憾,那么,逝者呢?恩师一生睿智豁达,就这么稀里糊涂走了,他有没有心愿却没有机会完成?
不久之后,看到一本书,书名叫《追逐日光》。是毕马威公司前老总尤金•奥凯利罹患脑癌,生命还有三个月的时候写的。
书的第一句话就揪住了我:“ 我真的很幸运,医生说我还能再活3个月。”
看完以后,我理解了作者说的“幸运”二字。因为这3个月的时间,他给自己的生命重新排了序——完成了最想做的事情,跟亲人们告别,还写下这本书。他完全出于自主,而不是靠他人安排,给自己的生命画了一个句号。但世上多少人没有这个机会,或者有机会,却被亲人的善意剥夺了,太多时候人们是在省略号中稀里糊涂离开这个世界的。
那时我突然意识到——噢,原来我们以为的“善意”,也许并不对。
路桂军:一个多月前,我姐姐肿瘤离世,母亲很伤心。这期间,另外一个亲友车祸去世,母亲说:“通过这件事,我发现你姐姐其实是善终了,起码有时间处理身后事,有时间让亲人陪伴交流。”
善终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概念。我们有五福理论:第一福是长寿,第二是富贵,第三是好德,第四是康宁,第五是善终。我常跟朋友说:“或许你不
知道五福的真正含义,但内心一定非常想得到”。
安杨:那么善终是什么?
路桂军:善终分为小善终、中善终和大善终。
小善终是预先知道自己的大概死亡时间,身体没有任何病痛;中善终是知道死亡时间,身体没有任何病痛,而且了无挂碍;大善终是预先知道死亡时间,身体没有任何病痛,不但了无挂碍,而且如果有信仰的话,比如信仰佛教,当告别世界那一刻,跨鹤西游,佛陀来迎接。
善终的要件:第一是预先知道自己的大概死亡时间,第二是身体没有病痛,在这两点上,我们多数时候能让病人知道,但是我们始终没有做。我们中国人讲究“善始善终”,但现实中,我们对善始极尽其能。怀孕前做了很多准备,孩子还没出生就恨不得把3年衣服买好,这是善始,那么善终呢?

一方面我们常常认为死亡是不吉利的,讳莫如深,另一方面,虽然没有正面谈死亡,但网络电视、期刊杂志到处充斥着死亡的背景,这种背景从来没有祥和过,画面都是雷电交加,秋风萧瑟,死亡被恐怖化、灾难化了。这些渲染让人对死亡充满了恐惧。我们求长生的人多的是,但是求好死呢,却几乎没有。
安杨:人们会问:我们去医院找医生就是为了求生,但大夫您怎么谈死亡?
路桂军:曾经有个同事说:“路大夫,我们社会角色是医生,‘医’是医疗科技手段,‘生’是让病人活。您老是谈死亡,您觉得这是医生这个职业应该谈的吗?”
然而我内心知道,我们谈的虽然是死,其实是为了更好地生。当我们没有面临水资源缺乏的时候,各种水都在浪费,我们不以为它有多珍贵。但是当有一天水资源匮乏时,我们会珍惜每一滴水,生命也是一样的。没有面临疾病的时候,总觉得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可以挥霍,我们不尊重自己的时间,一旦发现生命被限制以后,生活会变得异常高效,所以生命教育有更为积极的意义。
百姓常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做了生命教育,我才真切理解这句话。当人遭遇意外横祸或疾病,又很侥幸活下来了,并不是说将来会有很多钱或权,而是灾难告诉你,时间有多珍贵,我们会珍惜和亲人在一起的时间,珍惜每一份感情,这叫后福。
我有一个作家朋友得了癌症,他说:“每个人都是一本书,或许你是鸿篇巨著,我就是叙事散文,但是每一个人,当他走完人生所有历程,告别这个世界的时候,肯定都希望向自己的读者朋友们深情致谢,款款道别:虽然我走了,但是可以留下无限追思。 ”
我的生命,谁做主?
安杨:谈生死的前提是病人知情,在中国这是一个大难题。
路桂军:这是我们的背景文化导致的,一旦罹患肿瘤之后,病人自己往往无法获知病情,家属为了保护而不告诉他,医生也被家属一再叮嘱“不要告诉我的亲人”,家属不惜一切代价找最好的医院、用最好的药想让亲人活着,殊不知,从另一个角度看,他的亲人也在痛苦地配合着。有病人告诉我:“大夫,我真想以自己的方式结束生命,但是我怕给亲人留下不好的名声。”
爱因斯坦曾说 :“现代科技在日臻完善,但是我们的服务目标却在日趋紊乱”。作为医护人员,我们一定要反思一下,我们的工作到底为谁在服务?是为了家属?还是为了病人本人?

(未完待续)

文·安杨北京人民广播电台主持人,中国医师协会科普分会媒体联盟秘书长,2015年6月发起并组织了有钟南山、王辰、郑家强三位院士参加的首届医患共同决策论坛,关注医疗决策模式的变革与探索,以及生命关怀。

欢迎转载,转载时请注明文章出处为健康之家杂志官网http://read.yeecare.com/

分享到:
  下一篇:   上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