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 >> 最熟悉的陌生人

最熟悉的陌生人

作者:    

有时候,突然发现,枕边人似乎自己并不熟悉,虽然彼此看待“钱”的态度不同在小事上并没什么影响,而且大部分时候可以求同存异,但遇到大事,就会显得难以调和。改变一个人很难,更何况价值观问题。该如何面对呢?

他为什么这么在意钱?
季然和新宇都是建筑设计师,工作非常忙,一周至少6天班,每天晚上到家也都9点了。没要孩子之前,并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乐乐出生后,这样紧张忙碌的工作节奏,完全没法陪伴孩子。产假结束前,季然提交了辞职,她计划至少等孩子3岁上幼儿园后再复出上班。但是刚刚过去半年,新宇就有些焦虑了,季然就感觉新宇话里话外开始询问季然什么时候找工作。之前她还工作的时候,两人的公积金平摊了房贷,还给乐乐存了一笔基金,然后各自有各自的积蓄,她甚至不清楚新宇到底有多少钱。新宇出生在一个不太富裕的家庭,对钱看得比较重。季然知道新宇在意钱,也能体谅他从小的出生环境,所以自己的开销基本没让新宇负担过。她本来觉得,自己虽然不工作,但一年省点花,新宇一个人的工资还能有些盈余,再加上她之前的存款,日子并不会受到太大影响,所以才会比较心安理得。不过,季然提辞职的时候新宇就没有明确支持过,现在虽然不明说,但态度更是越来越不乐意了。这不,季然春节原本计划带孩子回老家,她家亲戚非常多,回去的话光是买礼物发红包都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对此,新宇很不支持,一开始他告诉季然每年春节都跟季然回老家,自己的父母疏于陪伴,今年他不打算跟季然回去了。过了几天又提议孩子太小,路上又辛苦,不如季然春节也别回老家了。季然很不高兴,一年就一次回家看看父母的机会,而且想着父母亲友翘首企盼的等待,以及想见孙女的热忱,季然怎么可能让老人家失望?季然其实还没告诉新宇,回家的费用她是打算从自己的积蓄里出的。季然以为自己了解新宇的性格,但是还是没想到他会这么自私,自己不上班不是为了孩子的未来着想吗?一想到自己去上班,孩子就要扔给婆婆,她年纪大了精力有限不说,跟自己的教育理念也相差很多,省了这点钱也许在孩子关键的成长期养成了很多不良习惯。季然对此感到挺心冷的。

★心理点评:钱,生活中最现实的东西,如何支配钱(理财),是夫妻关系中最敏感的话题之一。上面这个故事中的新宇早年生活在一个不太富裕的家庭,那么他对钱的看重以及对缺少钱的担忧是可想而知的,钱少带来的感觉是担心和不安。无论在心理上还是在现实中,钱在某种程度上代表着安全(避免穷困潦倒)和安逸(衣食无忧)。现实中,一人工作养活一家显然是承受着压力的,短时间还好,时间一长就承受不住了。挣钱用于家庭基本消费还好,但对于额外多余的消费就会介意,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与自私无关,顶多是家境不同的人对钱的在乎程度上有区别。
在这个故事中,需要作出调整的是季然。一是不能只站在自己的角度指责新宇自私或“抠门”,而是在丈夫一个人工作的情况下,对家庭资金的使用更须做到全盘考虑,更有计划性,量入而出,让丈夫感觉到自己挣的钱是被合理消费了,这也是对丈夫工作所得的一种尊重。二是嫁给什么消费理念的人,就要有心理准备过好什么样的生活,因为那是自己的选择,尤其是自己经济不够独立时,消费上有一些退让是必然的。三是夫妻双方多一些沟通,上面故事中的双方明显沟通得不够,只是坚持自己的想法,不想去理解对方的感受,也是问题产生的缘由。

她为什么不愿享受生活?
张华和如萍是一对60后夫妻。孩子上大学送出国之后,本来两个人终于可以喘口气,可以好好享受一下人生了。张华自己兴趣爱好特别广泛,喜欢旅游、喜欢音乐艺术,也喜欢美食,所以他罗列了很多计划,过年过节的时候可以去旅行;平时下班,可以去吃美食、去剧院听音乐会、看话剧,或去健身房健身;周末还可以去郊游,和朋友聚会……没想到如萍根本没什么兴趣,如萍告诉他,以前单位出差该去的地方都去差不多了,干嘛还要花这个冤枉钱?旅行不过是换个地方吃喝拉撒,还挺折腾,喜欢的话看看旅游节目不就够了?话剧、音乐剧这些,票价实在太贵了,2、3个小时下来就得几百一千的,搞不好还会睡场,有必要专程花钱去装这份高雅吗?她对美食也没什么兴趣,觉得吃什么都一样,根本没必要花心思赶这个时髦。如萍自己好静,基本是“宅”在家里,平时养养花、种种草、看看书、看看电视剧,觉得自己过得既充实也很安逸,完全没必要这把年纪了去折腾那些年轻人才热衷的事情,还要浪费很多钱。夜深人静的时候,张华思绪万千,回想起他和如萍结婚的年代,由于时代的原因日子过得并不宽裕,有了孩子之后,更要节约着过,家里很大一部分开销都用在了孩子身上,尤其是去国外念书的学费,两个人很少有自己的时间,更别提一起去享受生活了。另外,张华由于工作原因,经常出差或在外地工作,和如萍两地分居的时间也很长,如萍一个人带孩子的时间比较多,所以两点一线的生活对如萍来说,一过就是十几年。现在,家里负担减轻了,两个人都是各自单位的领导,工作没有那么繁重了,家里经济条件也宽松了,完全没必要再委屈自己,也完全可以让自己的生活过得丰富多彩,没体验过的都去体验一下,这种想法难道不应该吗?是不是勤俭节约已经成为了如萍的生活习惯,还是这么多年的聚少离多,让他和如萍的沟通变得太少?张华感觉,妻子如萍对他而言,是那么陌生。

★心理点评:故事中的张华终于有时间设想和盘算未来的生活了,尝试和改变成为未来生活的主题,并表现得热情满满。而妻子却没有这类想法,依旧按部就班、继续过安稳的生活是她的基本态度,两个人的兴趣爱好乃至性格的差别,使他们再未来生活目标上出现了不一致。
我注意到故事中提到的两点。一是妻子如萍多少年来过的是“两点一线”的生活,就好像是给自己的生活划了一个圈,已经习惯圈子里面的而一切,而不再向往圈子外面的风景了。当人的身体习惯于不走出圈子之后,其内心的想法也就随之被禁锢住了。这一点需要丈夫张华理解。二是夫妻俩人多年来聚少离多,也让如萍习惯与各行其是,我行我素,所以张华走出去看世界的想法,就没有看到妻子一拍即合的呼应,也算是情有可原吧。
当孩子长大离开父母时,夫妻又重新回到俩人世界中,但此时二人经过岁月的打磨,已经不再是年轻时充满幻想、追求浪漫生活的感觉和状态了。若干年后,夫妻双方的性格基本保持原样,或者说已经形成了相对固定(稳定)的关系模式,也包括相对“千篇一律”的生活习惯和生活方式。

建议:张华需要了解妻子的想法,不要试图用自己的想法取代之。也可以找一找和妻子爱好接近的方面,就是出去旅游也可以找一个妻子有点兴趣的地方。当然,不同性格的夫妻互不干涉,各有所爱,各得其乐,不一定“比翼双飞”也是一种选择。

他为什么总想一劳永逸?
于凯以前是陆琴的上司,比陆琴大10岁左右,两人恋爱结婚后,陆琴便辞职回家了。陆琴大学毕业没几年,但因为计划要宝宝,所以没急着找工作。日子一晃就2年了,宝宝也没有如期到来。于凯虽然工作繁忙,但是对陆琴还算细心体贴,有时间都会陪陆琴。闲暇时间,两个人一起看看电影,或在家一起追追电视剧,做做饭,或者和朋友聚聚,日子过得也很惬意。陆琴对于凯各方面都满意,就有一点,于凯太热衷各种投资了,收入还算中上的于凯的理念是,靠那点工资怎么都没法实现财务自由,而且现在世事多变,谁也说不好将来是不是能一直拥有一份稳定工作,他可不愿意像自己的父亲那样遭遇中年下岗,他得给陆琴和未来的孩子一个稳定富有的人生。于凯心大,炒股的时候看不上小钱,经常把大部分收入投入股市,甚至跟父母借钱去炒股,他认为投入越多,本金越大,利润越高,去年股市大好确实挣了一些钱,但于凯没有见好就收,总想着再看看,今年股市惨淡,挣得那点钱又赔了进去,把于凯以前炒股的钱加在一起算了一下,基本是不赔不赚。现在,全民炒房的热潮下,于凯又想炒房了,但他们名下已有一套房子,于凯想到了假离婚的主意。在陆琴看来,于凯就是一种想要一劳永逸的投机心态,她一点都不赞成,一方面,她觉得现在的钱已经够他们过了,家里又有房,没有什么负担,为什么还要赚那么多钱,够花不就行了?另一方面,陆琴觉得靠双手工作挣来的钱更踏实,有多大能耐就挣多少钱,何必追求什么财务自由,徒增烦恼。但是因为她不工作赚钱也人微言轻,于凯更不屑她的异议,认为她这是妇人之见,还教育她“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但是,假离婚这件事陆琴坚决不同意,这些钱都扔在股市房市,并没有一分钱花在他们的生活里,连陆琴一直想去国外旅行度个蜜月,于凯也总是跟她说再等等再等等,等股市解套一定陪她去。现在,每天还要提心吊胆钱别打了水漂,谈何富足的人生呢?陆琴还有一个隐隐的担心在于,万一假离婚弄假成真了怎么办?
★心理点评:在这个案例中,于凯各种变换花样的投资方式已经让陆琴产生不安全感了,而假离婚的注意更是触及了她的心理底线。在她看来,现在没有一样是靠得住的:于凯急于用钱生出更多的钱,钱有可能“打水漂”,而更靠不住的是于凯,好像被铤而走险的念头驱使着不顾一切地往前走,全然不理睬她的劝告。我不清楚陆琴除了劝说于凯之外,还有什么其他有效的做法吗?既然于凯靠不住,是否想到过靠自己,抓住家庭经济的命脉,哪怕是部分也好!所谓有粮不慌,掌控了一些东西,就掌控了自己的生活,确保自己是安全,日后无论于凯怎样,都不会处于不利的状态中。
深入分析一下,我感觉这对夫妻不仅仅是理财观念不同,可能还有更深层的个性方面的不同。比如说:一个胆大妄为甚至有点贪婪,另一个要求不多有所节制;一个总是要突破什么追求刺激,获得丰盛才肯满足,另一个喜欢安稳,见好就收。在不同的个性基础上,两个人的生活目标又明显不同,陆琴因为自己不工作,经济不自主,处于劣势的她的确有很多无奈。解决的办法:一是看自己还能掌控多少家中的财权,尽量不失去太多。二是有无可能选择出去工作,只有经济独立,人格才能独立,摆脱依赖于人的窘境。

欢迎转载,转载时请注明文章出处为健康之家杂志官网http://read.yeecare.com/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