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 >> 婚姻,进退维谷

婚姻,进退维谷

作者:    

一段感情走到尽头,应该争取还是放手?怎样才能不被沉没成本绑架?又该如何不让自己作出一生后悔的决定?

“他让我没安全感”——雅贤 41岁 全职主妇
其实嫁给老邓之前雅贤是非常犹豫的,老邓长得一表人才,而且在公司时很出风头,才30出头就进入了高管层,很得领导欣赏,经济实力也雄厚,早早买车买房了。但是老邓的缺点跟他的优点一样明显,心大、爱浮夸、爱冒险,总是给自己定那种一步登天的人生目标而且做事不顾后果,有一种赌徒的心态。这让雅贤一直觉得没有安全感。但眼看着自己就快30了,也有点慌了,老邓对当时的她来说是最合适的结婚对象。婚后老邓离职下海,也做成了几个小项目,一切还算顺利,随着女儿朵朵的出生,雅贤便辞职在家带孩子,日子还算相安无事。但去年,老邓老毛病又犯了,说是有个多少亿的大生意要谈,谈成了就能财务自由了,并且没有跟雅贤商量,除了手边的积蓄,还卖了一套房子,和手里的其他公司的所有股份全部投到生意里了。而事情并没像自己祈祷的方向发展,老邓的事业迎来了重挫,那些投资很快打了水漂,老邓对此却一点都没有悔意,也没打算收手,并且还在筹措跟别人借钱去继续干。其实雅贤内心根本不在乎老邓是不是能挣大钱,只希望老邓能踏踏实实工作,为她和朵朵的未来多负一份责任。但是她也知道人很难改变,只要跟老邓在一起,也许有一天会输到一无所有,恐怕还会一身债务。雅贤想离开老邓,给朵朵更加安全的人生,但她离开职场快5年了,对社会都有些陌生了,她不确定自己还能不能重返职场,就怕连朵朵的学费都挣不出来。而且她都40了,离婚对她来说很丢脸,无法跟亲友交代,一想到自己要孑然一身孤苦伶仃地过完后半生,又让她感到畏惧。对她来说,进退维谷。

★心理分析:安全感是一个人内心稳定的基础,有安全感的人才能掌控自己的生活。所谓不安全感,就是一种惴惴不安的、好像把握不住要失控的感觉,它的存在是个信号,提醒人们重新寻找回安全踏实的感觉。
我理解雅贤当前的不安全感首先一是源于自己的性格或早年的某段经历,二是源于她曾经对丈夫做事风格的质疑,先生事业的起起伏伏顶多是个诱因,不能把不安全感归咎于先生。对于离开职场的雅贤来说,尚没有信心和能力凭自己来养活自己,至少在目前来说重入职场不是最佳选择。家庭就像一只不断前行的船,仅仅是遇到了风浪的颠簸,搅动了船手内心的不安,于是就想到弃船而逃…… 是船不可靠,还是偶尔我们自己也不一定靠得住呢?

作为专职主妇,我相信雅贤应该是有经验的,知道自己如何做才能支撑起这个家。第一步是了解和掌控家庭经济命脉:多少钱能保证基本生活,多少钱可以过得饶有富余,多少存款是内心安全感的底线等等。第二步就是实际掌控家庭一部分资金的用途,做到有钱在手不慌乱。第三还要清楚先生的主要投资项目,这些不必掌控,只是清楚就足以了,以上这些都是帮助雅贤找回内心安全感的具体办法。安全感是内心的事,但支撑安全感也离不开物质基础。

“他让我感觉自己像个单亲妈妈”——美文 38岁 服装设计师
回想恋爱的时候,美文觉得还是挺甜蜜的。高天是个懂浪漫的人,总喜欢给她营造一些意外惊喜,而且高天很会玩,跟他在一起,美文重来没觉得生活单调无趣。但婚后,随着每天在一起,各种家长里短油盐酱醋,美文发现,高天真不是一个适合结婚的对象,酱油瓶倒了不知道扶,家里脏了不知道收拾,更别说买菜做饭了。这些也就罢了,儿子跳跳出生前,他们一般都是在外面吃或点外卖,有时去双方父母家蹭饭,家里脏了一周请小时工收拾一次,日子也算相安无事。但是孩子出生后,家务事变得非常繁重,高天完全指不上,虽然有孩子姥姥帮忙,但是家里多了很多杂物需要不停收拾,而且为了给孩子好的营养,自己做饭是最好的。但是产假休完,美文还得去上班,工作也非常紧张,美文感觉自己像一个单亲妈妈,要同时照顾2个儿子。而且美文发现,高天的懒和目中无活完全是他妈妈惯的,在跳跳奶奶的眼里,高天是个方方面面都优秀的儿子,而且,她认为家务事就不是老爷们该管的,娶了媳妇,媳妇就应该大包大揽。不管高天做得对不对,跳跳奶奶都为高天开脱,高天自己更觉得理所当然,而且一旦跟美文闹了矛盾,高天就会赌气回自己家,过两天等美文气消了再回来。在高天自己家,跳跳奶奶总会无微不至地伺候儿子。闹矛盾多了,高天离家的次数也越来越频繁。对高天越来越失望的美文,开始认真思考离婚的事情了。

★心理分析:婆婆把儿子养大,但却没让他成熟,于是美文接手了一个没有担当能力的成年男人。尤其是高天一遇到夫妻矛盾就逃避回家,理所当然地享受妈妈无微不至的照顾,继续扮演着不成熟男人的角色。在这种情景中,我们没有看到能够促进高天心理成长的因素,个人和环境一个都没有,其心理成长的可能性就微乎其微了。
美文的累以及对未来婚姻的质疑和动摇,都是可以理解的。选择无非是两个:继续在一起就延续目前的生活,对于丈夫的不成熟真能从心里接受和安然相对吗?无可忍受的话,选择分手是另一种选择,如果丈夫不想分开,或许这种刺激是推动丈夫成长的外部动力(哪怕是一时的)。但是,如果婆婆乐得借此把儿子重新揽回怀中,那丈夫的心理成长和家庭关系就同时无望了。在这个问题上,美文要将自己内心的东西先弄清楚,看看自己能接受什么,不能接受什么,包括完全不能接受什么,理清思绪,绝不能“走一步,说一步”。如果目前犹豫不定,就先不要做出决定,尤其是不要受情绪左右时做决定。
婚姻中很多两难决定,最终都不是用脑子想出来的,而是内心真实感受的积累,积累到饱和程度后,有了“壮士断腕”般的勇气和决定。婚姻最终的结果不重要,重要的是当下不违心,将来不懊悔。

“总是要猜,他让我很心累”——雪儿 35岁 编辑
雪儿跟方旭好的时候,觉得内向话少的方旭很有责任感,气场也很强,这点非常吸引她,比起来身边很多男人显得呱噪而肤浅。雪儿自己是个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人,但热情善良,兴趣广泛,总是勇于尝新。而来自单亲家庭的方旭细腻内敛,循规蹈矩,不喜欢生活有太多改变,想事情周到,说话不多,但说出来总是带有权威性。不过,方旭的朋友和家人更喜欢跟雪儿沟通,感觉更轻松自在,而方旭则让人难以接近,很有距离感。方旭不爱表达,也不会主动跟雪儿沟通自己,雪儿觉得家里总是非常沉闷,经常无话找话跟方旭聊天,方旭也不过寥寥数语一问一答就终结了话题。喜欢热闹的雪儿发现,自己跟闺蜜在一起的时间都比跟方旭多,逛街、购物、旅游、喝咖啡,方旭都没有兴趣陪伴。他最喜欢就是窝在家里看看书,修剪修剪绿植,做点手工,沉浸在他自己的世界里,完全不需要雪儿的参与。就算一起看了场电影,雪儿跟方旭分享观影感受,方旭也只是默默听了从不答话。雪儿的喜怒哀乐总是可以让人一眼看到底,而方旭则像一口深井,雪儿经常需要小心翼翼,不知道自己的哪个无心之举就触碰到了方旭的点让他不高兴,虽然方旭生气时候并不会暴躁发怒,但是那种沉默的压力更让雪儿觉得无比压抑。夜深的时候她会默默问自己,躺在身边的这个男人到底在想什么?虽然她体谅方旭很小时候父亲就跟母亲离婚了,因此而对方旭产生一种怜悯,但是她无法感受到方旭对自己的感情到底有多深,她非常羡慕那些虽然打打闹闹,但至少沟通没什么问题的夫妻,她甚至有时候盼着跟方旭大吵一架,那样至少她会了解到方旭的真实想法而不用去猜。她不断问自己,这段婚姻还有必要继续吗?

★心理分析:案例中两位主人公有着明显不同的兴趣爱好和个性特点,恋爱时彼此欣赏,朦胧中两个人的性格是互补的,我没有的恰恰你有,新奇且“看上去很美”。当婚姻拉近了两个人的距离之后,在现实生活中相守,不同个性的他们就显得有点格格不入了。性情、脾气、有事能表达多少,能否相互理解,不能理解的可否通过沟通增进一些理解,这些都考验着两个人的感情程度,愿不愿意为关系做出努力;同时也考验着双方的心理成熟程度,能否找到适合两个人的交流方式,增加彼此理解和沟通的可能性。

现实中,个性不同的婚姻很多,磕磕绊绊地走过一生的也很多。这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是感情:有爱,就有接受、包容、忍让和坚持的可能,双方总是可以找到说服自己的理由,也能找到对方的种种好处(不一定是可爱之处)。人过中年之后,也许爱不会被提及,爱的形式转为理解、包容和接纳。依旧还是个性不同的人在同一个房檐下,但成熟的人已经不再关注或计较对方身上有哪些不同了,而是将所有的不同融入自己的生活中,认可婚姻就是如此,并不再为之有太多的烦恼和厌倦。雪儿不断问自己,说明她在思考中,或许她心里已经有了某种尚不能确定的倾向性,需要的话可以求助于婚姻心理咨询,探讨和理清思路。

欢迎转载,转载时请注明文章出处为健康之家杂志官网http://read.yeecare.com/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