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 >> 没有那么爱,要不要结婚?

没有那么爱,要不要结婚?

作者:    

关键词: 2016201608两性心理

很多女人过了30如果还单身,就会变得特别焦虑,因为身边的人会不断催你早点把终身大事给完成了,包括至亲至爱的爸爸妈妈,还有孩子都能打酱油的闺蜜,以及热心且总有无数相亲对象可以给你介绍的同事们。应该听从自己的内心,还是把握住眼前的机会?

理智与情感,哪个重要?
32岁的依云其实挺享受单身生活的,自己一个人过惯了自由自在的生活,想跟朋友吃饭逛街看电影,或是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背起包来走就是了,不用迎合别人兴趣习惯,不用躺在床上听别人的呼噜声一夜无眠。她对跟别人搭伙过日子并没有什么热情,她觉得是自己独惯了,很难真正和别人分享个人空间。但理智告诉她,年纪不等人,越往后拖机会越少,有可能真的要单身一辈子,而骨子里还是比较传统的依云认为,自己最终还是要结婚的,有个属于自己的家庭,生一到两个孩子。
不久前,妈妈的老同事给介绍了一个小伙子浩然,比依云大2岁,听说以前谈过恋爱,但因为是异地所以分了,熟人介绍也算知根知底,为人实在,职业也不错,长得也算斯文,话不多,但言谈举止都挺周到舒服的,家庭条件跟依云可以说是门当户对,依云的妈妈一直在催依云赶紧跟小伙子订下来,毕竟这年头,男的比女的抢手,何况是浩然这样条件不错的小伙子。
但依云还是非常犹豫,跟浩然出去过好几次,逛街、看电影、吃饭都有,但不知为什么依云就是觉得没感觉,浩然确实让人挑不出什么毛病来,情商不低,做事知进退,个人修养也很好,但依云总是觉得两人之间缺点什么,完全没有那种心动的感觉,每次见完面,也没有迫切想再见到他的感觉,更没有遇到任何事情就想对他倾诉的欲望,还不如跟闺蜜一起时自然亲密,每次见面还要挖空心思寻找话题,感觉见一次面好累,甚至是个负担。但是理智常常跳出来告诉她,反正也要结婚,浩然真的是个不错的选择,如果放过,以后恐怕再难遇到。而且最让依云焦虑的是,她特别喜欢孩子,觉得自己再不抓紧时间,就要进入高龄产妇的队伍,生育的风险就更大了。但是即使如此,她又会纠结,如果同这个男人生活在一起,他身上有自己无法忍受的一些毛病和缺点,却要在同一屋檐下共度一辈子,不是很可怕吗?如果跟这个男人结了婚有了孩子,再遇到Mr Right,岂不是更悲催?想到这些,依云甚至会彻夜失眠。浩然对自己算是中意的,虽然没明说,但一直主动邀约。如果她一直不表态,说不准浩然还能等多久。依云感到很迷惘,到底该继续寻找真正让她动心的男人,还是给自己和浩然一个机会?
★心理专家点评:
理智与情感一样重要,因为所谓的理智的选择只是符合大家约定成俗的那些规则,如到了一定的年龄必须要做这个年龄段该做的事情等等,而依云无疑是一个有着自己独立见解,尊重自己内心世界的人,其实也是合乎理智与情感的人,在依云的心里既有自己对自由生活的向往,又有对将来人生路上的各种担心和恐惧,其实谁不是这样的呢? 每个人都是在一条不确定的路上前行,当然依云对自己年过30后的生育计划有自己的急迫,这个可能是让她目前感到举棋不定的缘由。是继续寻找一个真正让自己动心的男人,还是给自己和浩然一个机会,这个选择不是to be or not to be这么简单。依云对浩然的感觉就如同在麦田里找那个最大的麦子,浩然是那个比较合适的人选,但不是最心仪的人选,故纠结迷茫,其实人生的路没有绝对的对错,无论选择哪一条“正确的路”都会留下其他未选择道路的遗憾。如同弗罗斯特的诗歌《未选择的路》中写到的那样,黄色的树林里分出两条路,可惜我不能同时去涉足,我在那条路口久久伫立,我向着一条路极目望去,直到它消失在丛林深处。也许多少年后在某个地方,我将轻声叹息将往事回顾:一片树林里分出两条路——而我选择了人迹更少的一条,从此决定了我一生的道路。
路始终是向前的,然而路上的风景和看风景的心情是自己可以选择的。

念旧,还是缺乏开始新生活的勇气?
苏灿是怡芹的前同事,当时怡芹是苏灿的手下,总在一起出差,一来二去就相爱了,但是苏灿是有妇之夫,两人好了两年,怡芹感觉这段感情很无望,不想让自己太委屈,就主动提出了分手,还换了个单位打算要一了百了。
然而不知怎么就拖过了30,爸妈催、姐姐也催,连自 己的闺蜜都隔三差五要给怡芹介绍对象,但是怡芹心里一直有个结,推掉了好多次相亲的机会。后来因为怡芹家出事了,自己的父亲重病住院,苏灿帮着跑前跑后忙乎了好久,还托人找专家给怡芹的父亲看病,让怡芹非常感动。两人又续上了前缘。这次苏灿信誓旦旦要尽快跟妻子分手,和怡芹在一起。
但时间一天天过去,苏灿那边也始终没有动静。怡芹了解苏灿,苏灿是一个重感情的人,毕竟他妻子没有什么过错,而且他的婚姻都6年了,真的要离婚,不仅愧对妻子,在他的父母、朋友面前,也会颜面尽失。怡芹自己也会有愧疚感,虽然苏灿的妻子并不知情,但心地善良的怡芹,还是觉得做第三者伤害了别人,自己也活得难以见天日,还没法跟父母亲人交代,自己的闺蜜更是不断劝她放手。两个人小心翼翼不提结婚或者离婚的话题,但现实沉沉地压在两个人心上,让怡芹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最近的一次同学会上,怡芹遇到了高中同学瑞波,瑞波从美国回来发展,曾有过一段婚姻,现在孩子跟前妻留在了美国。瑞波从中学时代就对怡芹就很有好感,看到怡芹依然单身,就对怡芹表白了。瑞波高中时就是班上的才子,当年还是无数女生爱慕的对象。时隔多年,瑞波比高中时代成熟稳重了,让怡芹很惊讶的是,她从来不知道瑞波暗恋过自己,而且那么高大的一个男人,表白时居然还脸红了。虽然是高中同学,但怡芹对瑞波并不太熟,几乎等于是个陌生人。不过聊起高中时代的事情时,也有不少开心的回忆。
怡芹的闺蜜劝她赶紧对苏灿放手,抓住瑞波,开始新生活。但对怡芹来说谈何容易,正因为跟苏灿性格更相似,念旧又难以忘情,何况苏灿还有恩于自己,而且在一起了这么久也熟悉了彼此,再去跟一个陌生人谈恋爱、彼此适应,这让怡芹觉得是件特别麻烦的事情,也心生畏惧。怡芹不知道跟苏灿是否有未来,同样也不敢轻易尝试跟别人的感情,甚至跟瑞波单独吃了两次饭都会觉得像是对苏灿的背叛。怡芹究竟该做怎样的人生选择?
★心理专家点评:
怡芹和苏灿看来是有了真感情,否则怎么会有跟瑞波单独吃了两次饭都会觉得像是对苏灿的背叛,但和苏灿是否有未来,这是怡芹真正担心的焦点,然而这个又不是怡芹可以控制和改变的。苏灿是一个重感情的人,对自己有情有义,对家庭也有责任心,真的要离婚,无论是怡芹还是苏灿都会有愧疚感,所以两个人小心翼翼不提结婚或者离婚的话题,情在这里,理在那里,而现实就在此处,不离不弃……即使两人排除万难走到一起,这也始终会让怡芹觉得自己是第三者,难以问心无愧,难免自责内疚,可以说怡芹是在不恰当的时间(相见恨晚)爱上了不对(他已娶,你未嫁)的人,这的确是一件让人感到遗憾的事情。
目前来看瑞波还是一个可以选择的对象,虽然不太熟但聊起高中时代的事情时,还是有不少开心回忆的,如若以结婚为考虑对象,那应该可以去尝试着更多地交往,了解彼此的个性、喜好、生活习惯及三观等等,而且从情理上讲,合情合理合法,不至于像和苏灿的交往让人整天心神不宁,忧心忡忡。
这么多年怡芹和苏灿从不提结婚或者离婚的话题,现实沉沉地压在两个人心上,让怡芹怎么也开心不起来。当怡芹发现瑞波暗恋过自己,表白时居然还脸红了,虽然有些陌生,但聊起高中时代的事情时,竟然也有不少开心的 回忆,这多少提示在街的拐角,不远的未来,或许还有一场美好的遇见。

要自我,还是要婚姻
如果不特意跟人说,别人都以为信子是单身。信子的生活特别丰富多彩,业余时间被各种兴趣活动占得满满的,古琴、茶艺、咖啡、国学、摄影、中医、烘焙……这只不过是日常状态,赶上节假日或十一、春节这样的长假,她也绝不会放过,跟好朋友约着一起去旅行,到目的地更是紧锣密鼓地尝试当地的特色服装、凹造型、拍大片……但这些丰富多彩的活动中很少能见到信子的男朋友小兵的影子。
小兵是信子在某段时间迷上羽毛球后结交的,小兵是信子的朋友带来的,以信子的水平,小兵做她的老师绰绰有余,经不住信子的反复拜师,小兵就收了信子当徒弟。小兵不是那种特别招女孩子喜欢的男生,话很少,初次接触还会觉得他有些高傲冷淡,也不擅长社交,生活起居很有规律也很健康,自理能力非常强,当然,时间观念也很强,可以说跟自由散漫又热情孩子气的信子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两个人好像是因为相处时间久了,顺理成章在了一起,没有电视剧或言情小说里的浪漫的激情,也没有什么曲折离奇的情节。
小兵嫌信子家里太乱,朋友来来往往,没有私人空间,所以一周只挑没访客的日子来信子家住两天;信子则因为小兵家太远,带全套自己的东西过去太麻烦也太浪费,所以只是偶尔去小兵家过个夜。两人更多就是,如果信子没安排活动就相约下了班吃个饭,然后各回各家。
怎么说呢,信子觉得自己和小兵属于典型的“恋人未满”,不仅因为太多兴趣活动占据了自己太多时间,更因为她对小兵身上的问题做不到完全包容,比如小兵在事业上一直没有太大发展,是因为他眼高手低却不自知;在外人面前,小兵的不善言谈也经常让信子在朋友面前觉得没面子,带男友出去就像带了个木偶,不说话还老拉着脸,让大家都不自在等等;更重要的是,她对 爱情没有什么信心,身边的同学、好友,离婚的离婚,
出轨的出轨,谁不是当初海誓山盟要跟对方白头偕老?结果离婚时为了财产打官司的翻脸无情,哪里还有当初恩爱的影子?所以信子对和别人一起搭伙过日子也没什么信心。而小兵更像她的一个心理依靠,跟父母朋友可以有个交代,省得被人催婚。另外,她自己也不想太费心在谈恋爱上,既然生活中有那么多有趣的事情要做,何必浪费时间在这件性价比不高还有可能面临失败和伤害的事情上呢?
但是拖着总不是个事儿,总得给这段感情一个交代,信子面临着结婚的选择,一想到要结束自己愉快的单身生活,彻底跟小兵生活在一起,可能还要一起生养孩子,自己的生活就会全部被打乱……想到要在自我和婚姻之间做选择,信子就焦虑到饭不知味,夜不能寐……
★心理专家点评:
自我和婚姻之间本来并没有你死我活的矛盾,所以也没有绝对非黑即白的选择,信子本来就对婚姻没有太多积极的态度和观点,小兵及和小兵在一起的所谓“婚姻生活”对于信子而言如同鸡肋或摆设,只是给别人看的,只是一种交代而已,所以说在这种情况下选择婚姻完全就是对自己和他人的不负责,就好像为了考试及格去作弊的学生一样。
对于信子来说,如果要在婚姻的考试中及格,一定要为之付出努力,没有什么是坐享其成的,而所谓的自我,可能更多的成分是自私,只是关注自己的感受和面子需要,这样的婚姻注定不会有幸福的结果,婚姻是两个成熟的人的结合,对于信子来说应该先学习慢慢长大,学会承担责任,学会爱,然后再考虑找到适合自己的爱人,慢慢步入婚姻殿堂。
就如同圣经上说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做害羞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

欢迎转载,转载时请注明文章出处为健康之家杂志官网http://read.yeecare.com/

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