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前沿 >> 尼古丁是完全有害的吗?

尼古丁是完全有害的吗?

作者:    

关键词: 上瘾吸烟尼古丁

科学家质疑,每天摄入一点尼古丁是否会像每天摄入一点咖啡因一样对人体有益。

少量尼古丁会使人上瘾?

自从Daniel五年前戒了万宝路之后,他开始用那种非常方便的,每次弹出一条的水果味的尼古丁口香糖来替代香烟。他每天要嚼1215条口香糖,他说嚼完口香糖之后,所有的烦恼都烟消云散了。但他并不认为自己是一名尼古丁成瘾者。

很多人一样,Daniel认为尼古丁口香糖相比于吸烟来讲,危害要小得多。全世界的医生都认同这个观点。戒烟成功之后,Daniel已经戒除了至少90%对健康有危害的习惯。

即使是这样,人们也有可能会对尼古丁成瘾,但不会有死亡的危险,这也一直是科学家们争论的焦点问题。科学家并不否认尼古丁是让人成瘾的,但是有的科学家质疑,每日只摄取一定的剂量尼古丁是否对我们的身体有好处呢?就像通过每天早上喝一杯咖啡摄取一点咖啡因一样?

这样的争论从电子烟盛行开始就一直在恶化,电子烟是一种不含烟草的小玩意,可以产生含有少量尼古丁的蒸汽,能帮助某些人戒烟。“尼古丁也是有好处的”这个观念与尼古丁的负面形象是相悖的,尼古丁的坏名声是由于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吸烟会危害健康已经变得毋庸置疑了。

心理学家和烟草成瘾专家,包括在英国的几个世界一流的实验室,都认为是时候将尼古丁和吸烟区分开来了。他们说,有证据显示,吸烟是健康杀手,而尼古丁不是。

我们需要将尼古丁去妖魔化,Ann McNeill说,她是伦敦大学国王学院的精神病学,心理学和神经科学学院的一名研究烟草成瘾的教授。她一直致力于研究能帮助人们戒烟的方法。

她希望,人们能了解吸烟和尼古丁的风险是有细微差别的,在一个表示潜在危害的曲线上,吸烟在其中一端,而尼古丁在另一端。那些不了解这一点的人可能不会寻求帮助来戒烟,或者尽量限制尼古丁替代疗法(NRT)。这会让戒烟更难。

有些研究表明,尼古丁甚至是有益处的,就像咖啡因一样。它就是一种刺激物,能提高心律,加快感觉信息的处理,缓解紧张,让思维更敏捷。

问题又出现了:尼古丁为年轻人的大脑做好准备,去迎接困难吗?或者,在老龄化社会中,尼古丁的这种刺激物的性质会对老化的大脑有益吗?能防止认知能力下降从而避免阿兹海默症吗?能延缓帕金森病的进展吗?

目前我们的答案还是不明确的。虽然有科学依据,从政治和情感的角度来说,人们对于尼古丁的看法仍有争议。

尼古丁的相关危害

McNeil说她的工作部分来讲,是为纪念国王学院的导师,英国精神病学家Mike Russell。大约在40年之前,Russell是告诉人们“为尼古丁而吸烟,却死于焦油”的科学家之一,而这一概念也为尼古丁替代疗法的口香糖、尼古丁贴片、尼古丁蒸汽和现在的电子烟奠定了基础。

有些科学家指出,Russell的观点被烟草业误用了。在过去的几十年里,烟草公司有关“轻型”香烟的虚假承诺反而吸引了更多的吸烟者,Mike Daube说,他是澳大利亚科廷大学卫生政策学的教授。我们见证了六十多年以来,烟草行业分散公众的注意力,促销产品,欺骗大众,她说。他们在疯狂的广告中暗示自己的产品能降低吸烟的风险,甚至有益健康。    

每年都有一半的吸烟者死于吸烟,还有60万人死于吸二手烟,这让吸烟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杀手——但是是可预防的,据世界卫生组织表示,预计在本世纪末,死于吸烟的人数将达到10亿。

少数人质疑尼古丁是否是可成瘾的。McNeil说,它让人们成瘾的速度就和它传递至大脑的速度一样。尼古丁贴片是非常慢的;尼古丁口香糖稍微快一点。但是没有证据表明,有大量的人对尼古丁贴片或者口香糖成瘾。Daniel在伦敦的金融区工作了很长时间,他说他在周末休息、做运动或者陪孩子玩耍的时候很少嚼尼古丁口香糖。

吸烟非常具有吸引力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它是一个非常高效的尼古丁传递系统,McNeil说。吸卷烟是将尼古丁传送至大脑的最好方式之一,比静脉注射还要快。而且,烟草公司还利用了各种化学物质,使香烟中的尼古丁更加有效力。

一定量的纯尼古丁是致命的。有证据表明纯尼古丁可能导致青少年大脑发育的改变,尤其是大脑中负责智力、语言和记忆的那部分。

Stanton Glantz,是加利福尼亚大学的烟草学教授,他说孩子们开始吸烟的时间越早,成瘾的程度就越深。这是可能的,因为他们的大脑还在发育当中。

为了反驳这一点,其他科学家说有关实验研究都是在动物身上进行的,而且不应该向18岁以下的青少年销售含尼古丁的产品。Michael Siegel是一名烟草控制专家,波士顿大学的教授,他说目前为止,有几项研究中,仅对吸烟者由这样的影响,而不吸烟的使用尼古丁产品的人则没有。

另外,还有实验研究了尼古丁在防止阿兹海默症发生方面,和延缓帕金森病的进展方面的潜能。

2000年刊登于《大脑与认知》杂志中的一项研究发现,烟碱刺激或许可以提高帕金森患者的认知能力和运动能力。还有,《脑行为研究》表示,在不久的将来,尼古丁用于临床治疗有着非常大的潜力。还有其他实验,研究了尼古丁缓解多动症(ADHD)症状的潜能。

在瑞典,很多人通过一种叫做“snus”的无烟烟草来摄取尼古丁。研究提出,瑞典的肺癌率、心脏病率和其它与吸烟有关疾病的发病率都是欧洲最低的。

“安全尼古丁”的概念并没被大家接受

Marcus Munafo,是英国布里斯托尔大学的一名生物心理学家,他说,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的公共卫生运动为了减轻家庭吸烟的危害,把尼古丁、成瘾和香烟牢牢地绑在了一起。这种联系可能会削弱吸烟者转向摄取更干净的尼古丁的方式的吸引力。

Munafo怀疑尼古丁上瘾这个概念本身就是不好的,在Munafo的“吸烟实验室”中,仍有烟瘾的人在实验室控制条件下吸烟。而研究人员则研究人们吸烟深度的基因差别,这是一个分析人们对尼古丁的需求和反映的实验项目的一部分。

我们真的应该担心尼古丁上瘾和尼古丁这种物质本身呢,如果并没有其他实质性的伤害呢?至少我们需要好好研究讨论一下。

欢迎转载,转载时请注明文章出处为健康之家杂志官网http://read.yeecare.com/

分享到:

相关文章